cancer.

索夜.p3

  夜雨从酣甜的午睡中醒来的时候,术士先生仍然在专心地看书。天色已经灰了下来,夜雨伸了个懒腰又往嘴里塞了块曲奇,同时不放过说话的机会。“既然没有办法使用,再看阵法也没有用了吧?”夜雨含糊不清地吐字,顺便朝索克萨尔那儿瞥了一眼。“既然零食和下午茶没有亏待你,你也该毫无怨言地继续交易。”术士连头都不抬一下,看这架势仿佛多吐一个字都不愿意。
  “哎,点心换点阵法小常识是不亏,我这不好心提示一下吗。”骑士先生挠挠头发,自动过滤了索克萨尔冷硬的态度。
  骑士先生在这张木质圆桌前蹭下午茶已经近一个月了,他从未想到让人疯传谣言的北部森林里别有洞天,也从未想到这位术士法术不会半点,手艺却好的很。他现在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在茂密蔽眼的树林里找到小石子路,然后进到庭院,躺在他舒服的专属藤椅上。术士先生嘴上坏了点,但在夜雨看来,终日只从书籍里摄取常识的术士先生在人际交往上怎样都情有可原,丝毫不会掩饰内心戏码的态度反而有点小可爱。
  马上夜雨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可爱个屁,他伸手拿开索克萨尔敲在他头顶的法杖,乖巧地听了术士的话给他倒了一杯茶。“没时间分心倒茶就有空敲使唤我了是吗?先生我实在觉得您这么做是…”记仇对吧你记仇了。
  黑袍术士麻利地又敲了一下,安静多了。

  夜雨在回自己邸宅的路上才想起来正事。之前因为好奇术士的身份,在皇家的藏书里特地注意北部森林的资料,没想到翻下来只言片语而已,对索克萨尔并没有提及。夜雨的身份不足以翻阅禁书部分,只好就此作罢。不过能确定的是,索克萨尔暂时对他没有恶意。
夜雨可以回想起那双澄澈的蓝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更多的是对新事物的好奇,还带着一点温温润润的水汽,像是林间的小鹿,凑过来蹭了蹭他的手背。

  夜雨离开以后,索克萨尔回到了书房。他允许夜雨待在他的庭院和茶间,却从未带他来过这儿。墙上内嵌的书架里塞满整齐排列的高级咒术书籍,多数由生涩难懂的外族文字写成,书面因为年久开始泛黄。索克萨尔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随手抽出一本翻开,符型走势的文字转化成来自远古的奇特音调,在他嘴里低吟而出,有股无形的力量开始凝聚浓缩,一个咒术在他的脑海里逐渐成型,他向着前方伸出手,手掌上翻。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后面是废话。
没有想到有人点了喜欢,随手摸鱼,有人点就继续吧。
其实都是心血来潮,正在想怎么把设定圆回去。

评论(3)
热度(5)
© canc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