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

索夜.p2

懒癌防治中心二号病原体的观察与报告。
day2

  好不容易在安静午后氛围中睡着的骑士先生一下从藤椅上跳了起来,双手滑稽地捂着脑袋并瞪着他稻草金的眼睛失神。这样夸张的动作引来了另一把藤椅上黑袍术士的侧目,当然他马上又把漂亮的眸子聚焦回手中的书上,嘴里的坏语气却暴露了他的分心。
  “原来被光明女神庇护的骑士也会做噩梦,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亏心事那是真没有,不过我刚刚梦到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可怕的恶魔,他笼罩在黑色里。”缓过神的骑士先生开始神棍般鬼扯,顺便有所指向地停顿了一下。“为什么给他碰上?也许我那天运气不好。他用他巨大又坚硬的法杖把我打得手足无措,险些失了性命,但是呢……”
“恶魔不用法杖。”索克萨尔终于抬起头看着摇头晃脑的骑士先生,严肃的学术讨论口气戳中了金发骑士的笑点。
  在夜雨肆无忌惮的大笑声中,索克萨尔皱着眉头低眸到书上不搭理他,心里清楚又被戏耍,于是这位伟大的术士偷偷记了夜雨一笔,计划在下次的甜点里做些手脚。
  毫不知情的夜雨笨手笨脚地给自己倒了杯茶,险些被烫到时还瞄了一眼看书的那位,以免丢脸被嘲笑。塞了一嘴的甜食慢慢咀嚼,他躺回靠椅里,舒服地伸懒腰,脑子里慢慢回想一个月之前那场迷样的初见。

  “……”被淹没在混乱言语和唾沫星子里的术士蹙着眉,脑子里已经闪过数十种把这只金毛八哥收拾了的方式,但是在这之前。
  “不要以为你是术士我就怕了你?会魔法又怎样?你砸了人也不知道道歉,拿个鞋底黑的脸对我算什么意思?即使你会点什么厉害的咒术,也不能这么嚣张不知道世故知道吗?”索克萨尔好笑地看着骂骂嚷嚷的这位手中握着剑柄慢慢后退,并有点低下身体重心警戒的模样,只好抽了个空隙插进去一句。
  “我并没有耀武扬威的意思,如果你愿意跟我交换些东西,我会给你相应的回报。”术士说完后有点尴尬地低咳了一声,“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这样才对!”夜雨放下口气中的戒备,身体却仍然紧绷,回应一句后并不准备进一步撤下防备。
“……”可怜的黑袍先生扯扯兜帽,玩玩发尾,心里焦躁纠结一段时间后,只好破罐子破摔。他打破让人难受的沉默,带点气愤地开口:“如你所见,我一个咒术都不会,甚至法杖——”,他说着一把丢开了手上的武器,”都只算是装饰,不然你以为,术士都会用这东西敲人?”
这回轮到骑士先生懵住了。他低头看看被毫不留情甩出去的木质法杖,又抬眼盯着黑袍的这位打量,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评论
热度(2)
© canc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