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

【长段30题】怀里有皂角香。

和往年一样的夏休。

和往年不一样的夏休。

 

“队长,你要去多久啊!等久了没事干诶别逼我去网游抢boss什么的啊这样说好的旅行不是要延后了吗你回去真的要说吗没问题吗我有点怕....”

黄少天躺在被窝里,举着手机按了几回,删删打打还是没发出去,心里满满装着小太阳的剑圣难得郁闷了一会,也是懒得再去想,把头窝回被子里。

啊被子里全是队长身上的味道...又抑制不住乱想了...

现在在的地方,大概是喻文州的家吧。床,也是喻文州的床。嗯。别问为什么。

 

他们以蓝雨基石和利剑的样子呈现在人们眼前,但不为人所知的是,逐渐的了解使得羁绊在磨合中越来越密切,连他们自己都没注意到,细细密密的感情像是流水一样无声,却一点一点融进两人的生活中,分割不开。诅咒不知多少次看见那锋利的剑不顾一切地挡在自己身前。化险为夷,他的眼神几乎是要透过角色沉到那人的身体里面去。

最后一天,他们走的极近了,极近。

喻文州不知道对方是怀着什么样的感觉。

我喜欢你。

这样一句话又有多大的分量呢。

谁知道呢。

 

果然还是受不住,黄少天感觉自己再想就要死掉了。放弃一般按到拨号画面,还是迟疑地坐着呆呆纠结了一会,还是一把抛了手机,放弃了一样重重陷回床里。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黄少天把脑子里文字泡都清空了一下,重新列了一堆问题。

能顺利过关吗。

能顺利过关吗。

能顺利过关吗。

能顺利过关吗。

.......

这样下去总感觉要被自己烦死了啊!

 

就这样很自然的在一起了啊。

有时候喻文州这么想着,还是莫名的庆幸。

告白的话不长,自己的口气很认真自己知道,不像是装得很像的玩笑话。可是对方呆呆站着半天没有答复,让喻文州感到莫名的恐惧。他怕对方出口就是

“队长别闹啦一点都不好笑啊!来来我给你讲个好笑的要不!”

怎么能。

“嗯?队长你说话呀不说话不给你讲啦!”

对面的少年还是摆出一脸玩笑的样子,眯着眼看着自己。

“少天!”他莫名地焦躁,急于想证明并不是玩笑话,但看着对方的样子,有些说不出口。说一次当做玩笑没问题。再说一次的话,就真的收不回来了。理智的战术大师极尽权衡,却逃不出自己的心魔。

“我真的喜欢你。”

这样脱口而出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不剩下,难得地脱了一次线。用力抱紧对方的那一刻,即使是还是淡淡的口气,只是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但喻文州知道那分量。那些莫名的害怕和激动混在一起,积蓄多年沉甸甸的感情混杂,还有不知道多少次的纠结和踟蹰,怎么能不重。

这样传递过去,应该能被感受到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睡得太多反而有点累累的,黄少天半睡半醒的模糊意识里,好像略过些片段。

全是队长身上的味道...

队长抱着我吗...

在说,喜欢?!

这样啊!喜欢喜欢喜欢!

因为告白呆住的少年脑子里的世界有点空白,克制已久理智开始被蚕食,片片碎掉,心里止不住的感情被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放出来,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嘴却张不开。”想告诉他。”大脑里有声音这样叫嚣着。

 

“诶!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刚刚怎么没看到你喂提前回来不和我说声吗我很担心啊你那边...”等黄少天从乱糟糟的意识流里面回来,一睁眼就看见喻文州坐在床边,刚醒脑子晕乎乎没坐稳,被身边的人接了宠溺地揉进怀里。他听见那人声音中明显的愉悦。

“少天,家里人说想见见你。”

黄少天的确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呆了几秒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完全是高兴得不知道怎么表达,只好一头往自家队长怀里钻了。“过了吗!可是啊啊啊啊见家长被嫌弃怎么办啊啊啊要是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啊真是的刚刚放下心想想其实还是有很多麻烦事的是吧...”试着这样急急地掩饰自己的激动。

脑海里飘忽的片段忽然一下跳出来,是那时那人小心翼翼脱出口的喜欢,和那人身上讨人喜欢的皂角香。


评论
热度(4)
© cancer. | Powered by LOFTER